线上购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线上购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5 01:47:1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一旦对房地产和基建上瘾,地方政府、开发商甚至老百姓就没了回头路。怎么讲?为了保持当地经济发展、财政收入的稳定增速,教育、医疗等公共投入统统要围绕着房地产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9年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就被媒体披露盲目举债打造“天下第一水司楼”等形象工程、政绩工程,导致当地政府债务风险激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级别高的干部或能通过政府资金、政策倾斜成功推动项目运转;级别没那么高、又想干出政绩的官员,则会想方设法运用政策杠杆、投入1元钱恨不得撬动5元,把地方“门面”做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有的地方以今后若干年的涉农项目作担保,撬动地方企业参与社会扶贫,让企业垫资百亿修建基础设施。当地每年的涉农资金何其有限,地方企业心知肚明,但“人在屋檐下”,又不得不响应号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方严厉谴责蓬佩奥极其危险的反华言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“大胆地举债、悄没声儿地跑路”并非孤例。据岛叔这些年的调研经验,“举债式发展”、“折腾式治理”已成为部分地方政府的惯用套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9月,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调研该县某施工项目现场(图源:网络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高能耗、环境污染较大、税收贡献不多的产业,可能在东部地区面临淘汰,在中西部地区却是“香饽饽”。哪怕没有任何产业基础,只要某个地方的政策到位,就会有企业组团投资,在短期内造出一个产业集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不过,这些景象,有些是真相,有些则是假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岛叔前些年在北方某贫困县调研,该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,当年却有总投资约400亿的多个工程同时开工,其中多数以PPP模式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建设基础设施)进行。